“威”觀察| 農民最需要的投資就是服務

孫魯威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日前簽署了《優化營商環境條例》,這是國家層面首次出臺此類條例。《條例》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重點是確立對內外資企業等各類市場主體一視同仁的營商環境基本制度規范。《條例》立足建立公平參與市場競爭的法律環境,針對市場主體反映強烈的痛點難點堵點,以優化營商環境為主題,創建新的市場管理體制機制。《條例》是全面深化改革的一個重大突破,優化營商環境,牽扯面廣,改革程度深。涉及農村服務的一些行業在《條例》施行后必將迎來新的發展機遇。

比如小額貸款行業。

我國小額信貸事業是上世紀90年代中期在改革開放與國家扶貧的背景下,借鑒國外經驗開始試點起步的。2005年中國人民銀行在山西省、四川省、貴州省、陜西省和內蒙古自治區五省(區)各選一個縣(區)開始了“民間投資,只貸不存”的小額貸款公司試點。2008年,試點范圍擴大,原銀監會和中國人民銀行聯合出臺了《關于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明確小額貸款公司屬于“一般工商法人”,是“非金融機構”。到目前,小額貸款公司是經各省級金融辦批準、在工商部門登記的企業法人。由于沒有銀監部門頒發的金融許可證,小貸公司在稅收優惠、財政補貼、法律訴訟等方面享受不到有牌照的金融機構的同等的待遇,也不能享受國家對農村金融和小企業金融的一系列稅收優惠。到目前,全國約8000余家小貸公司能正常經營的不足1/3。

作為2005年人民銀行首批試點的五個省區之一,內蒙古自治區小額信貸公司在全區貧困旗縣覆蓋率達到100%,充分發揮了民間資本的活力,緩解了長期以來農牧區金融供給不足的“老大難”問題。截至2018年12月底,全區小額貸款公司法人機構447家,注冊資本金309.6億元。2018年,累計發放各項貸款83.9億元、7.4萬戶;貸款余額281.7億元、4.9萬戶。其中涉農貸款33.7億元、6萬戶,占比分別為40%、81.1%。涉農涉牧、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貸款合計占比達到77.4%,總體上達到了中國人民銀行《小額貸款公司指導手冊》“向‘三農’和小微企業發放的貸款總額不低于全年累計放貸金額的70%”的要求,保持了扶助小微和三農三牧的草根金融本色。但是,2018年內蒙古小貸行業整體業務呈下滑態勢,全區小額貸款公司凈利潤為-1.97億元,全行業連續五年虧損。自2012年底至今,全區沒有一家小額貸款公司能夠從銀行業金融機構獲得融資,融資杠桿率為零。

今年2月,中辦國辦印發《關于促進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的意見》中指出:“鼓勵發展為小農戶服務的小額貸款機構,開發專門的信貸產品”。這也是對近年來涌現的一批優質的農村小額貸款機構業務特點的肯定。比如中和農信公司、四川儀隴鄉村發展協會、重慶民豐合作會、寧夏東方惠民,還有內蒙古赤峰、陜西西鄉、蒲城、淳化等地的婦女發展協會等小貸機構,他們都是立足支農支小,貼近農村低收入群體,形成了深受農民歡迎的特色服務,成為小貸行業中的佼佼者。

比如中和農信。到2019年5月7日,中和農信貸款余額突破100億,業務覆蓋全國20個省的10萬多個鄉村,分支機構325家,員工超5000人,戶均貸款余額25,352元,大于30天的風險貸款率1.12%。十年來,累計放款496億元,超過600萬農戶受益。中和農信是2008年由中國扶貧基金會小額貸款部轉型而來。十年來,秉承“打通農村金融最后一百米”的使命,為不能充分享受傳統金融機構服務的縣域內中低收入農戶解決了貸款需求。2018年10月C輪融資之后,股東除中國扶貧基金會之外,還包括IFC、紅杉資本、螞蟻金服、天天向上基金、TPG以及仁達惠普等。

關于小額貸款公司的資質問題,可以用“久拖未決”來形容。高層多次召開協商會議,決議都是“支持”。到2016年,中國扶貧基金會決定由中和農信按照國家金融管理有關規定,在各試點省份設立小額貸款公司。目前,中和農信已在8個省設立全資小貸公司。其中重慶、海南為網絡小貸公司,按國家規定可以全國放貸;內蒙古、四川、湖南、廣東小貸公司為全省業務;甘肅一個縣級小貸公司正在辦理注冊手續升級為省級公司;遼寧一個縣級小貸公司獲準在7個縣設立分公司。

由于小貸公司是地方金融企業,以省為單位監管,各省的要求不完全相同。有的省明確不新批小貸公司,有的省規定不能獨資,有的省要求只能成立縣級小貸公司。中和農信在華北某省的分支達到80多家,累計放款100多萬筆,150多億元。在貸客戶13萬戶。但該省規定只能注冊縣級小貸公司,且單個公司的注冊資本金至少為2億元。按此規定,中和農信必須在這個省注冊80多家縣級小貸公司,光資本金就需要160多億元。另外,公司的IT系統要適應每個縣的不同監管要求,成本不可想象。

2008年全國小額貸款試點擴大以后,小貸公司發展熱過、亂過、治理過。2017年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之后對金融風險防范加強了監管力度,小額貸款公司沒有資質的一律視為“非法放貸”。問題來了,如果沒有價值,2008年為何還要擴大試點?這十年試點又經歷了大浪淘沙,就沒有淘出金子?如果有金子,為何不能擦亮它?這背后的問題是什么?應該不是小貸公司的作用問題,而是管理體制問題。說到底,還是一個站位的問題。一直以來,有關部門熱衷于農業投入,對農民的投資服務需求并沒有真的重視起來。

從2005年起至今,黨中央、國務院發布了一系列有關小額信貸發展的重要政策建議,具體建議見諸歷年的中央一號文件。2005年開始的小額貸款試點就是具體措施。到2013年,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把“發展普惠金融”第一次正式寫入黨的決議。2015年,國務院發布了《推進普惠金融發展規劃(2016—2020年)》,提出要讓所有市場主體都能分享金融服務,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增進社會公平和社會和諧,促進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中央提出打贏脫貧攻堅任務的戰略目標之后,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有力的政策和措施,推動銀行業金融機構開始重返農村金融市場。根據這一系列政策,國有大型商業銀行紛紛采取行動,參與扶貧和發展普惠金融。

應該說,從2015年開始,普惠金融就應該形成兩條線。一條是金融系統的“普惠金融”,另一條是社會資本的“小額貸款。”2015年8月,國務院法制辦發布了《非存款類放貸組織條例(征求意見稿)》,向全社會公開征求意見,這是落實《推進普惠金融發展規劃(2016~2020年)》中的要求:“通過法律法規明確從事扶貧小額信貸業務的組織或機構的定位。” 到2018年初的中央一號文件中又提出:“推動出臺非存款類放貸組織條例”。3月14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印發國務院2018年立法工作計劃的通知”,對2018年的立法工作作出安排,《非存款類放貸組織條例》被列入“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的立法項目。2019年2月中辦國辦又在《關于促進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的意見》中提出,“發展農村普惠金融,健全小農戶信用信息征集和評價體系,探索完善無抵押、無擔保的小農戶小額信用貸款政策,不斷提升小農戶貸款覆蓋面,切實加大對小農戶生產發展的信貸支持;鼓勵發展為小農戶服務的小額貸款機構,開發專門的信貸產品。”

現在有些人可能希望等待著普惠金融發展起來,小額貸款就自生自滅了。這樣一來,也就不用承擔監管責任了。“你想多了。”農村小額貸款并不是燙手山芋。它發源于孟加拉的格萊珉銀行,創始人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小額貸款自發展以來在所有發展中國家都獲得了成功,因為它與任何銀行不同,它的信貸員全部來自當地農村,是一個農民為自己服務的模式。小貸公司的制度、培訓、監管體系比銀行更嚴格,產品是根據農村實際情況設計的現代化金融產品,貸款門檻低,放款快,額度小,可持續。最重要的一點是上門服務,與農民“面對面”。

目前我國農村信用社以及地方銀行也在努力接地氣,但是,依舊不能替代小額貸款。因為小額貸款的這支農民信貸員隊伍是不可替代的。記者近日在河北調研發現,許多農民在信用社貸款后由于逾期出現征信問題暫時不能再獲得貸款,還有的人是家庭特別困難沒有穩定產業缺乏還款能力。但是,中和農信的信貸員憑借鄉村人際關系考察和公司適用產品的選擇,能夠給這類人發放貸款。十年過去了,他們如今都成了農村的致富大戶。中和農信對農村的支持絕不僅僅是發放貸款,他們提供的特色服務,是農民所不曾享受過的。注意這兩個字:“享受!”在這種陪伴式服務下,一批有能力的農民尤其是中青年農民正在成為新型農村產業農民。

農業生產性補貼是我們國家投入最大的一個領域。但是,在生產性補貼中,種糧養豬補貼,是補貼農業的;人居環境整治,是補貼農村的。對于農民來說,這份小額貸款就是給他們的生產性“補貼”。它讓農民很嗨皮,我想干什么就有錢干什么。河北圍場縣、平泉縣目前養牛業是當地的支柱產業。在中和農信的支持下,許多村主要勞力都在養牛。平泉縣的食用菌產業實現了長期穩定發展,有的農戶從一個大棚幾年發展到一家食用菌科技公司。他們說,“沒有中和農信是不可能的”。該公司2018年抽樣調查顯示,50.84%的受訪客戶除了中和農信沒有在其他金融機構貸過款。

這份“補貼”,不用政府掏錢,現在就需要政府給個“環境”支持一下。《優化營商環境條例》之后,是不是《非存款類放貸組織條例》的出臺也應該擺上議事日程了?對此,《優化營商環境條例》中有幾條值得“有關部門”高度重視:

一、市場主體在市場經濟活動中所涉及的體制機制性因素和條件,應當堅持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原則,以市場主體需求為導向,以深刻轉變政府職能為核心,創新體制機制、強化協同聯動、完善法治保障,為各類市場主體投資興業營造穩定、公平、透明、可預期的良好環境。

二、制定與市場主體生產經營活動密切相關的行政法規、規章、行政規范性文件,應當按照國務院的規定,充分聽取市場主體、行業協會商會的意見,進行公平競爭審查。

三、有制定或者實施政策措施不依法平等對待各類市場主體等情況的,會被依法依規追究責任。

 


二維碼

(掃一掃)
關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
广州那个企业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