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觀察|產業農民隊伍建設亟待破題

孫魯威

一直以來就有一種憂慮在蔓延:將來的土地誰來耕種?與之同步的一個話題也一直在討論:未來的農業啥樣的?這兩個話題如果合到一起,應該成為一個話題:將來的中國農業必須是產業農民來經營而不是職業農民。即便是大力發展家庭農場,中國的家庭農場的土地“三權”性質并沒有改變,家庭農場依舊是農業產業鏈上的一環。因此,隨著“三權分置”改革的推進,產業農民隊伍建設亟待破題。

改革開放40年來,從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到今天對農民承包土地實行所有權、承包權、經營權“三權分置”改革,以及貫穿40年的農業產業化經營實踐,所有的改革無不是為著調動農民生產積極性,確保糧食安全與農民增收。在這個過程中,改革的核心點都是圍繞著土地來做文章的。“三權分置”改革之后,把農民所擁有的生產資料與勞動力兩個資源給“分置”了。土地有承包權成為了農民的基本保障,那么勞動力這個“經營權”隨著土地的流轉就帶來了如何安置的問題。許多農民不愿意把土地流轉出去,其實主要的問題是他感覺失去了“經營權”這讓他很迷惘。

現在很多地方都在培養“職業農民”。職業農民與產業農民有什么區別?應該是對土地的依附程度不同。要么是土地極少,要么是集約化程度極高,農民不靠經營土地,而是靠農業專業技能謀生。在我國南方地區或者設施農業地區這樣的職業農民比較發育。還有像美國的大型農場合作社,他們生產全部機械化、智能化,糧食產銷完全“產業化”。但是智能化的大數據采集、賣糧的期貨價格以及套期保值,都是農場農民以自己的專業知識來完成的。同時,這類農場也開發第二產業,比如畜禽養殖與加工,農業機械維修與管理。農場就是一個大工廠,農民實現了職業化。

我們農民的土地也向合作社、向家庭農場流轉,但規模依舊不足以獨立做成產業,合作社、家庭農場必須聯結農業龍頭企業才能獲得穩定的規模效益。那么,合作社、家庭農場的經營者就等于是農業龍頭企業旗下的產業農民。而長期以來,中央各種文件都要求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要與農戶建立利益聯結機制,至今這個方面并沒有根本性的突破,個別產業得以解決的主要途徑是依托資本市場解決了資金問題進行大面積流轉土地自建基地而實現的。但是糧食產業無法如此操作,所以,至今為止,糧食的產業化經營中的利益聯結機制的建設依舊很滯后。

今年2月,中辦國辦印發了《關于促進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的意見》,要求各地區各部門結合實際認真貫徹落實。基本判斷是,當前和今后很長一個時期,小農戶家庭經營將是我國農業的主要經營方式。必須正確處理好發展適度規模經營和扶持小農戶的關系。加強面向小農戶的社會化服務,把小農戶引入現代農業發展軌道。按照服務小農戶、提高小農戶、富裕小農戶的要求,加快構建扶持小農戶發展的政策體系。

“提高小農戶”,主要是提高組織化程度,意見要求,要引導小農戶開展合作與聯合,創新合作社組織小農戶機制。要發揮龍頭企業對小農戶帶動作用。“支持龍頭企業通過訂單收購、保底分紅、二次返利、股份合作、吸納就業、村企對接等多種形式帶動小農戶共同發展。鼓勵龍頭企業通過公司+農戶、公司+農民合作社+農戶等方式,延長產業鏈、保障供應鏈、完善利益鏈,將小農戶納入現代農業產業體系。鼓勵小農戶以土地經營權、林權等入股龍頭企業并采取特殊保護,探索實行農民負盈不負虧的分配機制。鼓勵和支持發展農業產業化聯合體,通過統一生產、統一營銷、信息互通、技術共享、品牌共創、融資擔保等方式,與小農戶形成穩定利益共同體。”

這里面提到了產業化的四種模式:“帶動”、“納入”、“入股”、“聯合體”。根據產業性質的不同可能機制不同,但農民“負盈不負虧”的分配機制是什么機制?不就是“三權分置”后的利益機制嗎?不就是產業工人與企業的分配機制嗎?應該說,進入產業化經營體系的農民,就是產業農民。產業農民的增收不再依賴土地,更是依賴自己所掌握的現代農業技能。產業農民能夠按照企業需要生產出標準化的農產品,使企業獲益,產業發展,個人“負盈”。

“三權分置”改革目前已全面落實了“承包權”的確權頒證。下一步應該開啟的是“經營權”確權頒證。經營權頒證?其實就是類似“綠色證書”的思路。綠色證書是丹麥政府發給本國達到農業從業標準的青年的從業證明。1966年丹麥政府規定,經營農業的青年需接受專業教育和訓練四年,考試合格者由政府發給綠色證書。取得綠色證書方可獲得貸款購買土地和農業機器,方可獨立經營農場包括繼承家庭農場。

我國從1990年起也開始了“綠色證書”試點工作。1994年3月國辦轉發原農業部《關于實施“綠色證書工程”意見》。實施“綠色證書”工程的目標是逐步建立和完善符合中國國情的“綠色證書”制度。當時規劃用10年時間,在農村的大多數崗位初步建立“綠色證書”制度,為建立與現代化農業相適應的農業從業培訓和資格證書制度奠定基礎。應該說,當時我國農業發展還不具備推廣綠色證書的條件。如今,隨著我國各類農業龍頭企業的帶動能力增強,隨著土地“三權分置”改革的落實,只有把“綠色證書”制度融入這些改革之中,我國農業現代化才有了更堅實的基礎,地與人才會都得到更好的發展。

然而,這是一個比“三權分置”復雜得多的工程,需要靠深化改革來推動。

二維碼

(掃一掃)
關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
广州那个企业赚钱